關於部落格
有了孩子能打字的時間越來越少了
用照片記錄回憶吧^0^
  • 26982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7/12---兔寶爸的採訪與文章

最新文章今天見報了,第二次出現在國語日報上,歡迎一看!惜福、惜福!
孩子相處,將心比心、同理心很重要,孩子參加我們成人聚會,我們嫌他們吵著喊無聊,但忘了如果我們參加孩子聚會,我們手上沒有3C與喜歡的書等,我們也會度日如年---,我們卻默默要求孩子要自律自律!
旅行不一定要花大錢,像有朋友一家到處自助,到處露營,真的蠻省的,重點是一家在一起!

【上報人物】拉著嬰兒車跑馬拉松、一手帶大女兒 神勇奶爸陳廷宇(上)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31765


【上報人物】你在家很閒吧?「黃臉公」的祕密心事 陳廷宇(下)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31766

 

一篇關於<我-陳廷宇>的人物側寫專訪出爐了!
一個平凡的我,也為了專心陪伴家人也沒成立專業當部落客或網紅,這樣的我,有人願意傾聽三小時來寫了一篇人物側寫專訪,文章中畢竟篇幅有限,有難免文章需要強化某些字眼,難以把三個小時的訪談內容全部寫入其中所以如保母等職業很抱歉的我無意傷害與歧視,還有我媽咪的過世是醫療疏失,不是生產後的過勞,還有我不是綠營的政黨支持者,我是愛台灣的永遠黨外人士,我很討厭現在執政的民進黨!
裡面我要感謝夫妻雙方家人的體諒與尊重我們的生活決定,我要謝謝我的大姊與姊姊們的彼此照顧,在長輩都離世後,我們依然都在一起,尤其我要謝謝我的【大姊夫】,他是我童年時候父親角色與人生男性的重要範本,在我國小時,他晚上帶著我走遍五分埔饒河街尋找牛排館,然後沿路邊陪伴著我聊天的溫暖畫面,我將永遠銘記在心!
【謝謝<街頭路跑>、<共學團>、<表演路上的所有師長與夥伴,尤其是-綠光表堂夥伴、北藝大、女伶黨>】
哈哈,在這還是要為了老婆與長輩的面子說句話,我還是有自己的收入的,不單單是靠老婆養的歐,但想想以我一個還是有私人投資收入的奶爸都依然有著龐大的社會壓力而壓著很難呼吸,全職毫無薪水來顧家的奶爸與媽咪有著多巨大的壓力,請給身邊的全職家庭主婦主夫一個掌聲與擁抱吧!
六年過去了,當年看到全職奶爸就像和討論同志議題一樣是怪物一般的存在,現在育嬰假或是全職奶爸已經慢慢是一個很潮的表現,其實蠻欣慰社會的慢慢改變!
攤開自己讓全世界看到自己的人生歷程,看似光榮卻極需要勇氣,我喜歡看戲劇也喜歡演戲,因為演與看的過程是種解放,演戲能讓人們一時忘卻現實生活的煩憂與無情,也想起身邊其實常忽略的小幸福與溫暖。 
很多人都會說我言語邏輯高善於溝通與人際,微笑中內心溫暖與很懂得愛,看起來充滿自信,但其實我從小自今我都不覺得我有用自信兩個字,愛人與被愛更是陌生的課題,我很會微笑與開會般的討論溝通,卻很不懂如何哈拉打屁與人際相處,但有人需要我協助時我會全力以赴,就像昨天看的兩場音樂劇一樣,我從小至今不覺得我值得被愛也不懂得怎樣愛人,但我很用力很努力的揣摩與思考自己的言行,我善用同理心去感受妻小的需求,在理性與感性中抓取平衡(提醒不能成為溺愛),做出認為對他們期待且最有利的決策與言行,期待他們擁有自信與溫暖幸福,很多人都說我們像是模範家庭,很多人說我是個好丈夫好爸比,但我仍常常心存懷疑的認為自己有別人說的那麼好嗎?!我還是很想常常問問妻小你們也覺得我好嗎?!當然我沒有這樣做,但我依然把我全身的力氣都拿去期待妻小幸福與感受被愛,而的卻常常忘了我自己的感受,也忘了我真的幸福嗎?!別人是否覺得我很棒真的對我來說不重要,我只希望在十年二十年後,我的妻小依然可以給我一個深深的擁抱,他們可以感覺自己很幸福很喜歡擁有這位丈夫與爸比!
學了心理學知道了每個人為何有某些言行因果,也知道生父養父並非不愛我,而是他們也有太多需要彌補自己的缺憾,當年的恨也慢慢的雲淡風輕了,我心中的黑洞也許很難完全填補,但的確有逐漸的復原中,現在的我會時時提醒自己,每個人都是一個個體,不能把自己的期待押注在妻小身上,這還有很長很長的人生功課要走,我愛我自己的嗎?我依然不知道,但我很確定的是我愛我妻子與兔寶,從未想過能擁有平凡與幸福的我,似乎也一絲絲的感受著幸福在身邊纏繞,我很感激很感激,不管老天你的名稱是叫做上帝、耶穌、阿拉、佛陀、還是觀音、馬祖…,我很謝謝你們,讓三十三歲時候的我,完全無法想像四十歲今天的我所有擁有的一切,感謝有相互扶持很傳統卻又前衛的不擅言詞表達愛意的老婆,鬼靈精怪看似成熟卻有著天真無邪的女兒兔寶,我也許不懂怎樣愛自己,但我絕對清清楚楚的知道我愛你們!

【上報人物】拉著嬰兒車跑馬拉松、一手帶大女兒 神勇奶爸陳廷宇(上)

用LINE傳送

陳德愉 2017年12月24日 09:35:00

SHAREgoogletwitterlinkedin

f_icon.png

20171223115159559039.jpg

推著嬰兒車路跑的是他─全職奶爸陳廷宇,女兒出生後,他便奶瓶尿布地一手把兔寶拉拔大,每天在家打掃育兒當「黃臉公」,讓妻子在外打拚無後顧之憂。(陳廷宇提供)

只剩下一周,2017年就結束了,今年到11月為止,新生兒的數量僅有17萬7千人。2016年,是台灣最後一年有20萬個嬰兒,從明年開始,死亡率正式超過出生率,2025年,台灣將進入「超高齡社會」,每五個台灣人中就有一個老人。屆時經濟動能趨弱、納稅人口減少、需要照顧的老人大增,現在做的一切制度設計——無論是《勞基法》修改、還是年金改革,在青年人口雪崩式下跌下,不久的將來都要崩盤!

 

「少子化」,是台灣當前最重大的危機。台灣女生「用肚子投票」——反對票!犧牲作母親的機會滅絕了這個讓她們孤伶伶陷入育兒困境的社會。

 

每個台灣女孩兒都知道,一旦成為母親,她就必須家庭事業兩頭燒—如果她還有其他的夢想的話,在這條路上她只能背著孩子顛簸獨行,什麼育兒津貼、育兒箱,相對於漫長的一生不過等於是一個路人的笑容而已。

 

誰能減少女孩們的憂愁?

 

唯有讓家庭的另一個重要成員——爸爸,具體的分擔育兒壓力,才能減少女性對育兒生活的畏懼。就在台灣走向人口負成長的前夕,我們要介紹一位「專業家庭主夫」,為了妻子的幸福,辭職回家帶孩子。這個以作妻子後盾為榮的男人,他將要告訴我們,他的家庭主夫生活…他的「家管」人生…照顧妻子照顧孩子,就是他這一生的幸福。

 

孩子是我和太太一起生的,她的出生是我們愛的結晶,照顧妻子、照顧小孩,就是我最大幸福。(陳廷宇提供)

 

陳廷宇是全職奶爸,從女兒兔寶出生起,就奶瓶尿布地一手把兔寶拉拔大,女兒一歲半開始,他推著嬰兒車參加馬拉松,跑壞四台嬰兒車,成功環島;他也是專職主夫,每天在家育兒打掃煮飯當「黃臉公」,讓妻子在外打拚無後顧之憂。他的生涯選擇,不只要承受來自自己家族長輩的壓力,連妻子的父親——前農委會主委陳武雄,都經常擔心頻頻詢問:「你真的想清楚了嗎?

 

「在台灣,會在家帶孩子的男人,一種是自由工作者,像室內設計師等職業,要不然就是失業在家短暫待業。」陳廷宇說:「可是我和我太太是完全的『男主內女主外』,我家管、她上班,這就是我們選擇的家庭生活。」

 

陳廷宇喜歡運動,有一副運動員的體格,緊身T恤牛仔褲,額前一片波浪狀瀏海染成淡淡金色,看起來像是踢歐洲杯的足球員。明星足球員有狂野生活浪漫的羅曼史,不過陳廷宇的生活是這樣的:

11月13日,是我的生日,那天早上我醒來躺在床上,想著「今天,我要為自己活一天」。接著,我開車送老婆上班女兒上學,一回到家就發現在飄雨,趕緊收衣服,然後開始整理衣服,接著開始打掃,然後出門買菜,吃中飯後休息一下又做了家事……一抬頭,四點了!於是出門接女兒放學,煮晚餐,洗碗、洗衣服幫小孩洗澡……。

 

他看著我,苦笑一下:「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想,哎我的生日就這樣過去了。

 

這是標準的家庭主婦的生活。

「我30歲以前從來沒想過我後面的人生會是這樣過了。」

 

「但是我真的感覺到幸福,這些年來陪伴孩子成長,彌補了我的童年。」陳廷宇告訴我,愛妻愛子,也就是愛自己。

 

其實,我不是一個為愛而生的孩子

 

「我出生在一個,好像是『花系列』那樣的家庭裡。」陳廷宇說:「我的母親生下我後就過世了,她拚了命把我生下來,只是為了要把我送人…所以,我從幼稚園起就了解,我不是一個因為愛而生下的孩子,我只是一個禮物。」

 

陳廷宇的養父是生父同母異父的哥哥,兩人家境貧寒,哥哥犧牲了讀書成家的機會,成全弟弟。後來兩人合夥開冰店,陳廷宇的生父對哥哥感到愧疚,就想過繼一個兒子給哥哥,生了一男三女,生到第五個孩子,才終於又生了一個男孩。可是,陳廷宇的母親因勞累過度,在他出生的第二天,卻在醫院過世了。

 

為了照顧這個好不容易得到的男孩,生父乾脆把當年18歲的大女兒,也一併過繼給大伯,讓大姊跟著過去照顧嬰兒。

 

陳廷宇生下來就註定是別人家的孩子,他要叫親生父親「叔叔」,「我從幼稚園起就了解,我只是一個禮物。」(攝影:葉信菉)

 

雖然說是兩家人,但是由於一起做生意,等於生活在一起。「很多人都說『你這樣很好啊,每天都可以看見親生的父親和兄弟姊妹們』,他們不知道,這樣是更痛苦的……。」那已經是很遙遠、很遙遠的事情了,但是陳廷宇講起來,還是一臉的倉皇,又成了那個不知所措的小男孩。

 

「我每天看到自己的哥哥姐姐叫自己的生父『阿爸』,可是我卻只能叫他『叔叔』……。」養父是陰鬱的,他很清楚地知道,這個「兒子」,屬於面前的這個家庭,尤其是,兒子的生父就在面前!他想愛無法愛、想捨無法捨…兩個父親共有一個兒子…在一個屋簷下……。

 

結果是,誰也沒有對這個一生下就喪母的孩子,表達一分父親的關愛。「比如說,天下雨了要帶傘,我的養父不會說『你要記得帶傘』,他會說『你這麼笨,你一定會忘記帶傘』。」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他考了第一名回家,養父看了一眼,只說了一句:

你作弊喔!

 

不需要棍棒,言語就可以摧毀一個孩子。「我最難過的是,每次我養父要開始罵我前,總是會先說『你媽就是因為生你才死了!』……。」講到這一句,陳廷宇的嘴唇抖起來:「我念幼稚園時,就想過要去死。」

 

現在是神勇奶爸的陳廷宇,童年曾經歷一段不開心的過去。(攝影:葉信菉)

【上報人物】你在家很閒吧?「黃臉公」的祕密心事 陳廷宇(下)

 用LINE傳送

陳德愉 2017年12月24日 10:00:00

SHAREgoogletwitterlinkedin

f_icon.png

20171218200738657591.jpg

走過不快樂的童年後,陳廷宇選擇為妻子走回家庭,這時候他才發現,一般人認為最平凡的「家管」,竟然是這麼困難的工作。(攝影:葉信菉)

生母生下他就過世,從小夾在生父與養父中間,陳廷宇從來沒有感受過父母的愛。他總是佇立一旁,羨慕地看著哥哥姐姐們向「爸爸」撒嬌。

 

生父在小學五年級時過世,陳廷宇和養父、大姊開始相依為命共同生活,他也曾經想要拉近這段尷尬的父子關係,「我曾在父親節時,送給我養父一份禮物,」他突然講起:「養父看了一眼,就把禮物擱在一旁…幾個星期後,我把它拿去扔了。」

 

從此,他再也沒有送過父親節禮物,雖然,他是那麼地想過父親節。

 

從小夾在生父與養父中間,陳廷宇從來沒有感受過父母的愛。(攝影:葉信菉)

 

921地震時,陳廷宇和一群同學到中部救災,接觸了災民心理重建的工作,這個特殊的歷程彷彿打開他生命密碼的鑰匙,原來,自己喜歡「安慰、照顧」人。於是大學畢業後,他補修了相關學分,開始投入心理輔導的工作,因為聽說戲劇可以拿來做心理輔導,陳廷宇在下班後又去上了「綠光」劇團的戲劇課。

 

妻子在外商公司上班,晚上來上戲劇課。那時候,兩人都是30來歲,都剛剛結束一段多年的感情,對戲對著對著,就漸漸走到了一起。

 

「我們兩個約會,都一直在談彼此對家庭、生活的看法,」他笑著說:「一來就不是談戀愛,是談婚姻。」

 

陳廷宇與妻子在綠光劇團的戲劇課程相遇,一起踏進婚姻。(陳廷宇提供)

 

兩人都經過十多年的感情歷程,知道自己要什麼,也知道對方是什麼樣的人,他們是清醒地走入婚姻。

 

我問陳廷宇,妻子是什麼樣的人呢?

 

我老婆很像陳幸妤

 

他略帶害羞,有點遲疑地回答:「她不支持民進黨,我想她應該不會同意,」停了半响,「但是,我真的覺得她很像陳幸妤!

 

在他心中,「陳幸妤」就是賢妻良母的代表,樸素無華認真工作,無論家裡有多大風浪,對家人不離不棄,照顧著父母先生孩子。

在我心中,「陳幸妤」就是賢妻良母的代表 ,不管家裡有多大風浪,一樣照顧著家裡,所以我覺得我老婆很像她。(陳廷宇提供)

 

這個他追尋半生的「陳幸妤」,在兩人決定結婚後,某天告訴他,她的父親是國民黨籍前農委會主委陳武雄。「不過雖然我是綠的,我的岳父還是對我很好很關心。」他笑著告訴我,賢妻也是不分藍綠嘛!

 

第一次與岳父見面,陳廷宇準備了厚厚的「面試資料」,結果都沒有用上,反而是陳武雄和他對起家世,發現兩人竟然在祖譜上是「堂兄弟」!

 

「這是我人生唯一一次,很慶幸我是養子!」陳廷宇笑著說。

 

談起岳父、國民黨籍前農委會主委陳武雄,陳廷宇笑說,雖然我是綠的,但他還是對我很好、很關心我,「不分藍綠」。(攝影 :蘇郁晴)

 

不過,雖然陳廷宇知道妻子很喜歡自己的工作,但是當時他還沒有「辭職回家帶孩子」的想法,會下這個決定,是因為他意外地發現了一件事!

 

原來 保母不是都喜歡小孩的

 

妻子懷孕後,為了日後可以幫忙照顧孩子,陳廷宇跑去上政府的保母證照課程,學著如何餵孩子、照料孩子,但是,比這些更重要的是,他認識了許許多多,等著拿證照來從事保母行業的人。

 

「會去上保母課程的人,喜歡當保母的占極少數,絕大多數,都是中年失業需要生計的婦女。」

 

他嚴肅地說:「我做專業輔導工作這麼多年了,在和她們聊天的過程中,我可以察覺,她們都沒有從失業和人生挫折的創傷中走出來。」

 

給這些「內心充滿傷痕」的保母帶孩子,孩子會被怎麼樣對待呢?「不要以為小孩年紀還小,內心就不會受傷,他們一樣會受傷,而且會影響他們長大後的行為。」

 

受傷的童年,永遠只能結痂而無法痊癒,在把孩子託出去給保母帶的前一刻,陳廷宇想到自己被養父呼來喝去,沒有父母親在身邊的童年。

 

心一橫,既然妻子喜愛工作,那麼,我就親自來帶大這個孩子吧!

 

帶小孩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過,雖然我做了很多的心理建設,真的回家帶小孩,我還是崩潰了!」陳廷宇睜大了眼睛直直看著我。「孩子學」真的好深好深,一個脆弱的,一伸手就可以捏死的生命,就叫做孩子。

 

「我的女兒有經常性便祕,小兒科開的所有藥都不管用(兒科醫生也不會開太重的藥),幾天不解便,兔寶肚子痛得哭叫不已。我沒有辦法,只好把凡士林塗在手指上,」他舉起食指,臉上慘澹:「用手指去挖,一顆、一顆地像石頭一樣挖出來…便便上都是血,我的手指上也都是血……。」兔寶哭,他也哭。

 

還有兔寶得腸病毒,滿嘴都是瘡口,不能吃也不能喝的時候,兔寶生病發燒的時候…每天在家裡,與世隔絕,面對著一個脆弱的生命。「有一天,我在曬衣服時,把衣服一件、一件地掛上曬衣繩,突然,流下淚來。」陳廷宇說。

 

 女兒便祕時,陳廷宇用手指一顆、一顆去挖;生病發燒時,他面對脆弱的小生命,一個大男人也忍不住哭了。(陳廷宇提供)

 

他想和妻子講話,「我每天早上和她說完掰掰後,一天都沒有講過話了。」

 

「可是,我花了一段時間才了解,她工作一天很累了,回家後真的只想休息不想說話。當她告訴我不想講話時,我真的覺得很受傷。」他按著自己的胸口,「她有時也試圖找些話題,常問我『你今天在幹嘛?』」陳廷宇說:「可是,我真的沒辦法告訴她我今天在幹嘛。」

 

家庭主夫在幹嘛?拖地洗碗曬衣服哄小孩買菜煮飯,日復一日,沒有成就感沒有與人互動;這是一份充滿挫折感,「職業傷害」很重的工作。

 

下班後 孩子就是老婆的事了?

 

「而且我是男生,所以更缺乏社會支持團體。」他說,自己也曾經嘗試去公園和其他全職媽媽交朋友,結果是:「她們遠遠看著我,就像看到一個異類。她們一定想,今天這個爸爸是休假一天來帶孩子吧!」

 

有時候在公園也會遇到帶孩子來玩的爸爸,但是他們通常是自由工作者,只是在工作餘暇「幫忙」老婆帶孩子,「有一天我問一位爸爸關於孩子洗澡的事,他回答我『我老婆下班後孩子就不是我的事情了』。」

 

找不到可以抒發苦悶的對象,陳廷宇終於在妻子前面崩潰了,「有一天她回家,我說要和她談談……我們談到半夜四點,孩子哇哇哭起來,我哭了,妻子也哭了。」原來,一般人認為最平凡的「家管」,竟然是這麼困難的工作。

 

這個社會是不支持男人持家帶孩子的,但是,他們兩個人還是想要堅持下去。妻子說,他喜歡運動,那不如就帶孩子出門去運動吧。她為他找到一個「可以接受小孩」的路跑團,「那時候我女兒只有1歲半,每個人都反對,說這真是太危險了。」陳廷宇說,只有妻子力挺他的決定,於是,陳廷宇推著嬰兒車,不但跑了半馬,還跑了環島,接著,他背著孩子,跑了六大洲

 

推著嬰兒車參加馬拉松,跑壞四台嬰兒車,成功環島,都是「超級奶爸」陳廷宇與女兒的點點滴滴。(陳廷宇提供)

 

他也回到劇場,帶著孩子去上戲劇課,從孩子3歲開始,兩個人一同練習表演,直到現在孩子6歲了,也粉墨登場成了一個角色。

 

「我曾經因為要照顧孩子,想要放棄演戲,當我和妻子在討論這件事情時,我6歲的女兒竟然對我說:『爸爸,你們在排戲時,有時候我真的很無聊,可是我不希望你們因為我而不演戲,因為我也是這個劇團的一份子。』」

 

從3歲開始,兔寶就跟著老爸一起練習表演,到現在6歲了,也粉墨登場成了一個角色。(陳廷宇提供)

 

陳廷宇回家當專職奶爸,這「前衛」的決定,不只他自己需要調適,兩家的親朋好友更是震撼。一位陳武雄的好友告訴我,其實陳武雄會擔心,只是「女兒很堅持自己的生活方式」,妻子的父母礙於女兒顏面只能「表達關心」,來自陳廷宇家人的反對可是直接強烈。

 

變黃臉公後 小心老婆不要你了

 

「從小照顧我長大的大姊,不斷地來勸我。她說,你這樣好嗎?你這樣會和太太失去共同話題,你會與社會脫節,將來你變成『黃臉公』後老婆就不要你了。」陳廷宇微笑,繼續說:「朋友們也會不斷來試探『你在家很閒吧?』、『你什麼時候要回去上班?』」

 

不過,既使承受這麼巨大的社會壓力,仍然無礙他們的幸福生活。陳廷宇說:「我非常感恩,可以回家帶孩子。」在妻子每天勞累地回到家時,有乾淨的家與美味的晚餐,讓妻子可以無後顧之憂。而陳廷宇自己得到更多,「這些年陪伴孩子,彌補了我內心那個縮起來的孩子,讓他走向陽光。」童年失去父母,被養父霸凌的傷,終於有癒合的一天!

 

「我們真的感覺到幸福,這種幸福,就是一家人平凡的生活。」陳廷宇說。(...超級奶爸上集下集訓練豬隊友篇

 

陳廷宇一家人。(陳廷宇提供)

是自己害死了媽媽!5、6歲大的孩子,躲進房間裡哭喊,自己從來沒有叫出口的,媽媽、媽媽…死了就可以和媽媽見面了,小小年紀的他這樣想著,從來沒有被媽媽照顧過的陳廷宇,最想要的,就是被媽媽愛一天。「我心中的那個孩子,就這樣退縮、退縮…退縮到陰暗的角落裡。」陳廷宇說。

 

本來,他以為自己會這樣自責、孤獨地過完一生,沒想到,選擇為妻子走回家庭卻拯救了他!(...超級奶爸上集下集訓練豬隊友篇

 

<<哈哈,訪談後還有這一篇新聞,這一篇比較有趣也不沉重,不管已婚未婚都值得一看,別再說你家的另一半是豬隊友了,因為媽寶是被父母慣出來的,豬隊友(老婆寶)也是自己養出來的!>>

<<哇!人生第一次上了奇摩新聞首頁,第一次被六千多人按讚,聽說有上千筆分享與討論,希望真的對大家有一點點的幫助,然後男女與多元性別都能受到真正平等對待的一天!
只要有文章就會有人喜歡與討厭,歡迎大家閒閒時可以去看看那諸多留言,裡面的許多網友的攻防戰,其實非常有趣與能夠促進思考呢!>>

https://tw.mobi.yahoo.com/news/%E5%A5%BD%E8%80%81%E5%85%AC%E6%8C%87%E5%8D%97-%E5%9C%B0%E6%96%B9%E5%AA%BD%E5%AA%BD%E9%9C%80%E8%A6%81%E4%BD%A0-%E5%A5%B6%E7%88%B8%E9%99%B3%E5%BB%B7%E5%AE%87%E6%95%99%E5%A6%B3%E5%A6%82%E4%BD%95%E8%A8%93%E7%B7%B4-%E8%B1%AC%E9%9A%8A%E5%8F%8B-012500796.html

【好老公指南】地方媽媽需要你 奶爸陳廷宇教妳如何訓練「豬隊友」

 

陳德愉|上報

12月25日 週一 上午9:25

適婚女性在面對親朋好友對婚姻大事關心的詢問時,常常會聽到她們回答:「沒有遇到對的人。」,這個「對的人」,指的不是「談戀愛的歐巴」,而是「可以共築家庭共同生孩子」的對象。因為「很難遇到對的人」,所以女性結婚年齡不斷後退,結婚率下降,生育率雪崩,明年開始台灣的死亡率正式超過生育率,「少子化」終於成為最嚴重的國家安全問題了。

「找到對的人」,是一件這麼重要的事,關係個人幸福國家前途,那麼,什麼樣的人是對的人呢?

曹操、孟獲、呂布、趙雲►全在【戰神三十六計】

Sponsored戰神三十六計

  

現代的女生為了幫助家庭經濟,以及實現個人理想等等因素,結婚後多半需要繼續在職場打拼,所以,面對結婚問題,與其找一個英俊的「歐巴」,更重要的是找到一個能夠體諒、分擔家事及育兒壓力的「好男人」。

現在,「專業家庭主夫」陳廷宇,就要用自己的經驗告訴大家,如何找到一個能夠在家庭生活裡共同奮鬥的好男人。

Q:你回家帶孩子之後,對女人有什麼不同的看法?

我以前就對「男女平等」很認同,可是我回家帶孩子以後,現在更敬佩女人,更愛我老婆了。我每天在生活裡會遇到很多女人,我聽了好多好多女人的故事,她們每個人以前都是家裡的心肝寶貝,嫁到人家家後,卻被迫去孝順只認識了一、兩年,甚至沒見過幾次面的公公婆婆,說實話,連她們的老公都沒這麼孝順了!生長在台灣的女人很可憐,有這麼多的困境:小孩的教養、夫妻的生活、家庭的經濟,還必須去照顧另一個家庭,最重要的是,她們沒有選擇權,唯一能選擇的只有不婚、不生了!

台灣女人很可憐,要生要教,還要去照顧另一個家庭,若先生對家庭的認知只有貢獻經濟的話,那麼她們會非常辛苦。(陳廷宇提供)

Q:女人要如何找到一個好男人?

我有一個非常有效的方法,我教過好幾個人,結果還算成功。這個方法就是:當一個男人向妳求婚時,妳一定要提出一個要求,要求他要來妳家跟妳的爸媽住一到兩個月。

用過這個方法的女生,後來都跟我說,她們的老公變了,變得體貼了。

只要去女生家跟她的父母一起住上幾個月,這個男人一定會變。因為男人從小到大所受到的教育和社會化的過程裡,從來沒有人告訴他們,什麼叫做「嫁到別人家」,「嫁」這個字,就是一個女人到家裡來,所以他們從來不曾想像過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情境,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嫁」過去,就是不一樣,因為他們就是對方的爸媽,就不是你的爸媽。讓男人去老婆的娘家住看看,他才會知道,「嫁」的感覺是什麼,什麼叫做「寄人籬下」。

只有他有同理心,知道老婆的處境,老婆結婚後心情的轉變是什麼的時候,他才會知道老婆的困難。

Q:你是怎麼知道這個「訓練好老公」的方法的?

我在結婚之初,有一段時間新房在整修,就和老婆在我岳父家住了快兩個月。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震撼教育。我的岳父是一個很和氣也很有教養的人(前農委會主委陳武雄),他對我客客氣氣的,可是,我還是會知道我是住在別人的家裡,坐都是正襟危坐,講話也要先思考一下。

以前談戀愛、甚至結婚,我可能看我老婆就是一個勤勞工作的人,可是,住到她娘家去,我看到她也是父母的心肝寶貝。有時候她下班回來,說她很累就直接回房間睡覺,把我一個人扔在客廳,和她父親一起看電視。我一開始很生氣,覺得妳怎麼都不招呼我,這樣我很尷尬啊,可是我後來想想,這不就是嫁人的感覺?男方覺得女方融入婆家,配合婆家是應該的?

何況,我那時候不過是短期住一、二個月,所以還可以盡量忍耐,女人嫁進一個家庭可是一輩子,她要冒很大的風險。

老婆也是父母的心肝寶貝,下班很累也會想直接回房休息,要互相體諒。(陳廷宇提供)

Q:會不會擔心自己待在家裡變成「黃臉公」?

很多人都這樣問我(笑)。男性朋友可以聊的夜店話題,我都沒辦法聊了,也沒辦法在外面呆到很晚,不過我還是有興趣(劇場),也持續在路跑。

我也想過要不要再生一個孩子,不過,孩子是緣分,勉強不來。等到女兒小學畢業,我也年近半百了,到那個時候我想要為自己活。我的岳父退休後就在佛堂講道,我覺得這樣很好,可以去作自己喜歡的事情。(...超級奶爸上集、下集、訓練豬隊友篇)

家庭主夫拖地洗碗曬衣服哄小孩買菜煮飯,日復一日,不過,我並不後悔自己變成「黃臉公」。(陳廷宇提供) 【上報人物】●【上報人物】拉著嬰兒車跑馬拉松、一手帶大女兒 神勇奶爸陳廷宇(上)

●你在家很閒吧?「黃臉公」的祕密心事 陳廷宇(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